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关于各个版本莫扎特舞台剧的想法(和对比)(以及我对莫扎特的主观情绪)

墙裂推荐一下人艺上帝的宠儿,繁弦急管一唱三叹,戏剧的张力和魅力都达到顶点。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783570

非常不喜欢音乐剧里(哪版我就不明说了。。)的一种解读就是:莫扎特死后,阿玛迪离开他是上帝回收天才,独留一具空壳。这种解读确实有寒毒入骨的诡谲,但是ich bin musik的意义在哪里?如此一来,莫扎特只是一尊傀儡,一个被天意捉弄的庸人?他的天才不属于他,而他本身只限于一滩泥泞?莫不是在有人心中他就是一个才情未尽,命数已尽的江郎???我完全无法接受这个解读。

倒不如把这个编排理解成:莫扎特阳寿已尽,但是音乐战胜时空且超越生死。但是这么理解,总觉得有些半生不熟的不对味:论悲剧性,不如Rasmus版二位一体同归于尽的悲怆,论积极向上。。。那编排是这么冰凉是要干啥咧???

他就是上帝的八音盒,Rasmus扎的通明透彻,其实和人艺版异曲同工。人艺版最后半小时,看得我大气不敢喘一声,萨列里撕碎安魂曲:“你以为你取名上帝的宠儿他就会爱你了吗?他不爱你。他谁都不爱。”这版里,莫扎特在临死前对萨列里说,音乐容易,难的是维持婚姻和家庭。天才容易,难的是生活。莫扎特的身心在这个世界里是没有抗体的,由于过分的干净纯粹,他太容易被世俗啃噬至枯朽了。这样一个人,如何会有人忍心把他的天才割离他?再者,他的音乐是给世人听的,他的音乐从来就不是为金字塔顶头的皇冠和权杖服务的。他的音乐是完整和彻头彻尾的人性,他属于全世界。

人艺版有好些处编排令人战栗。莫扎特站在萨列里身边,却旁若无人地咒骂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个庸人,他嫉妒我因为他永远也拥有不了我的天才,我恨他。身后传来一声:利奥波德莫扎特,死了。莫扎特陡然跌坐在身后的椅子里:我背叛了他,我的父亲。萨列里伸出双臂:如果你愿意的话,靠在我身上吧。莫扎特抬起头,大叫了一声爸爸,然后扑向一片空无。看得我浑身冰冷。

莫扎特和萨列里之间戏剧化的处理,在人艺版中张力达到了极点。爱极和恨极斗得鲜血淋漓。我丝毫不觉得萨列里对莫扎特示爱时带有丁点虚伪,他对莫扎特的爱同世间每个人一样,康斯坦斯在莫扎特临终前抱着他说道,我们离不开你,你也离不开我们。我们怎么离得开音乐呢?萨列里甘于被浓郁的爱意驱使,两次向莫扎特伸出双手,想触碰发光发热的天才,但是天才两次投进空无,跟他擦身而过,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赐给他。

莫扎特是上帝唱出音乐的口,残酷来讲,没错,他是上帝的工具,而作为一件拥有自主意识的工具,他注定受难。因此我更加无法接受上帝给了他天才又没收了天才这个解读,于情于理,我心里都有一千个一万个原因让它不成立。

评论
热度(14)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