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他不是画里的人儿,他是梦里的人儿。
感谢,永远感谢拍这场睡玫瑰的粉丝,我不会想象出比这更美的莫扎特。情绪浓烈而肌骨清冷,玫瑰和十字架同时敲打着他的神经,一击一铿锵。骨髓中生涩的傲慢和渺茫的倔与顽:谁给不了他爱,谁便有负于他。 ​​​

评论
热度(81)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