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2018.1.21

打悉尼追完法鲨以来,我似乎丧失了一切现场追星的技能和主动力。早上被秋秋牵到SD,我看到黑压压人头的惶恐就开始发作。隔着马路看到航班和蜂拥的迷妹后,我怂出十米开外,直到他经过我的时候,才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快门。看到Nuno的时候,本猹已经怂到要陷进地里,此处重点点名感谢@口可夫斯基 ,当我焦虑地问她我应不应该跟Nuno说说我给他做的fanvid时,口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把我连推带拉地揪到Nuno面前。我心一横,展开手里的拉页:"你记得这个fanvid嘛!" Nuno:"啊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这首歌是我朋友唱的(๑•̀ω•́๑)"
索了一个拥抱后,我迅速后退,迅速被人群淹没(ÒωÓױ)之后我的手手,一直抖哇抖。。。(ÒωÓױ)
他俩是我看演出的特别关注,只要露脸,我就会直勾勾地盯上去。班萨说实话,开口要命的骚,浓厚的低音可以抽掉人的骨头了[跪了]甜痛那会儿,他被男伴舞勒住胸口的窒息脸和喷薄的情绪释放,刺激。。。。太刺激了。。。这就是LB的台风。同时非常喜欢他醉酒唱段的自省,带有自虐倾向的剖析使得情绪冲撞合理而刻骨。Nuno当然敲棒,吹都不用吹了,他是个舞台人,他的光谁也抢不走【此处滤镜十米厚】。他是个活在戏里的演员,无论哪个角色,一旦上身,他就能让你看到一个生动又完整的人。
然鹅,一个猹由于没有任何经验。。第二幕结束后,灯都没有亮,我就看到身边所有的粉丝跳起来冲台了。。。。我顶着满头问号,犹豫半秒后也跨步到台边。航班挨个握了大家的手手后【他的手好大(ÒωÓױ)】,Nuno也开始和大家摸手手惹,他看到我的脸后,用力朝我点了一下头,左手握在我的第二道指节处往里扣了扣,然后把另一只手贴在心口。啊,他记得我(๑°⌓°๑)我也朝他笑着点了点头。心中的安定异常饱满恰当,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是这样一位优秀的艺术家。
演出结束后,一把伞下的三个人挪动到了SD,由于环境略恶劣,我在十分钟的等待后决定走人。
秋秋问我:你真的不准备等人了吗?你不要签名了?
我拔腿边走边开着玩笑:反正看过演出了,艺术本身更重要。
这只是半个玩笑,艺术本身确实更重要,一切刚刚好。

评论
热度(20)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