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Invocantis祷告者

      此fanfic为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14318/ fanvid配文 

      双人联文:塞北羽山(康斯坦丁视角)&熔岩原孤丘(Castiel)视角

      Invocantis(拉丁语“祷告者”之意)剧情:Constantine的灵魂在一次驱魔中坠入地狱,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他决定求助于一名天使并利用天使阵强行把天使Castiel拉入伙。然而在灵魂救赎的过程中Castiel却发现被囚禁的不止是Constantine一人的灵魂。此后他们发现众天使大战了一场并反水投奔了Lucifer......

                                                   第一章

                                                     陷阱

       非常尴尬的一个时间:晚上九点。

       对于在街上闲逛来说太晚,对于声色场所来说太早。晚间的浓雾已经满溢在整条街上,街灯变成一个个朦胧的橙黄色光球,照明效果大打折扣。这时候还在街上走动的不是被迫加班的倒霉蛋,就是不法之徒。

       或者约翰康斯坦丁。

       天气很凉,康斯坦丁把风衣领拉了拉,然后点燃了一根烟。在火光闪过的那一瞬间,他瞥见一道黑影。鬼鬼祟祟的家伙,他想着,头也没有抬一下,不知道是哪个曾经被他害死的人变成的鬼魂。他已经习惯被游魂尾随了,那些鬼东西无处不在。康斯坦丁对着黑影的方向吐出一口烟。

    “老伙计,尝尝吧,味道不错。”反正用不了多久我也要下去陪你了。天知道人家在不在地狱,大概运气会比我好吧。

       康斯坦丁继续走着。

       他对于下地狱这件事看起来比较坦然。他总是很瞧不起那些电影里描写的地狱场景。你们谁都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净瞎编,然后骗那些傻兮兮的无知观众,他们居然还叫我骗子,我可没骗过那么多钱。

       但是下地狱当然不是什么很令人愉悦的事情,否则康斯坦丁也不会费尽心思让自己免于此劫。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最努力的一件事了。

       康斯坦丁走进一家酒吧,坐了下来。

       酒保是个女孩,脸上攃着廉价的化妆品。长得倒是很好看。

    “英国人,哼?”女孩给他倒了一杯琴酒。

    “可不是嘛亲爱的。”康斯坦丁歪了歪脑袋,他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十点多了。他看向那个女孩。

    “你想离开这儿吗?我只需要半个小时。”

       女孩挑了挑眉毛。

 

       十一点半,康斯坦丁上了楼,来到天台,伸手去拿烟。

       该死!他暗自骂了一句。他把烟落在女孩房间里了。他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铁盒,他打开铁盒,圣油流了出来,他在天台画了一个阵。小小的一个铁盒里面的圣油居然有那么多足以画出一个完整的阵法。康斯坦丁的小把戏。

       阵法完成,铁盒里的圣油也用完了,康斯坦丁把铁盒扔在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风干人头。当然不是他砍下来的人头,不过他为了买这玩意儿可花了不少钱。他把人头丢在地上。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嘿,伙计你看什么看。”康斯坦丁说道。“我们都被困住了,你个蠢货。”

       一般来说,一个阵法不需要这样邪门的东西。但是谁叫康斯坦丁今晚要做一件邪门的事呢。

 

       午夜十二点了。钟楼开始报时。从第一声钟声开始。

       康斯坦丁划亮一根火柴,丢进阵法,圣油瞬间燃烧起来,火舌猛然窜起,映亮了半边天,然后火势缓了下去,康斯坦丁跪下来,把手放在人头上,闭上眼睛嘴里喃喃念着咒语。钟声还在继续,火势很稳定,但是颜色逐渐从橙红变成蓝绿色。康斯坦丁猛地睁开眼睛,将人头扔进阵法,人头瞬间被火焰吞噬殆尽。第十二道钟声响起。

    “显形!”康斯坦丁大喊道,手掌对着熊熊火焰。

       康斯坦丁听到一声巨响,几乎要把他的耳膜震破,疼痛感让他流了眼泪。他无力地跪在地上,眩晕中眼前一片昏暗。他知道这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大概是被他绑架来的家伙发火了。他知道这些家伙不好惹。

       但是,他总算成功了,而且他还活着。

       还好我要求并不高,疼痛感提醒人你还在喘气,也不算是个坏事。康斯坦丁挣扎着站起来,他的视觉听觉渐渐恢复。

    “你为何召唤我,又为何把我困在天使阵里。”康斯坦丁听到这样一个声音。他能感觉到天使的力量在和自己的阵法抗衡,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要加风干人头了吧,天使可不是省油的灯。

    “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可不觉得把天使困在阵法里是要求帮助的表现,况且——”天使微微扬起下巴。

    “——况且你是康斯坦丁。”

   “看来我声名远扬。”康斯坦丁说道。“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觉得你出得来吗?除非你想在阵法里面呆到地老天荒。”康斯坦丁说,“你知道我是谁,那你应该也知道我这人有点不要脸。我在这里施了一个隐蔽法,没人看得到也没有听得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天使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

   “你需要什么帮助。”

   “我的灵魂。”康斯坦丁压低声音,“我的灵魂在一次驱魔中……意外坠入地狱了。”

   “如果你不告诉我实话我是没法帮你的。”天使眯起眼睛。“为什么你总是在撒谎。”

      康斯坦丁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好吧……实际上……我的灵魂是在那次驱魔中……”他顿了一下,“用来做了一笔交易。

   “你知道做交易的人是不会告诉我的,名字的力量有多大这我不说你也知道。”康斯坦丁说道,“你到底入不入伙?”

   “为什么是我?”

   “听说你有点与众不同。”康斯坦丁耸了耸肩膀。

   “我可以帮你,”天使说,“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管怎样,都要按我的规则来。”

   “全听你的老大。”

   “现在,把我放出来。”

      康斯坦丁犹豫了。困住一个天使差不多相当于玩火,在陷阱里什么都好说,放出来可就不一定了。但是要是一直把天使困在陷阱里,那也白搭。拼一拼吧。

   “哥们儿,你能不能保证不对我动粗?”康斯坦丁说。

      天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好吧,人家发发火也是情理之中,别把我弄死就是了,康斯坦丁叹了口气,对着阵法念了一个咒语,火焰消失了。

   “好了伙计现在我们商量一下该……”

      康斯坦丁还没说完,就感到一阵巨大无比的力量冲击着他的肺部,他痛苦不堪但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被悬在空中了。

      他瞥见天使愤怒的眼神,亮蓝色的火光从他眼中迸发出来。

      好吧好吧,我自找的。康斯坦丁想着,索性把头往后一仰,闭上了眼睛。

                                                                                     ——by 塞北羽山

    

                                                     第二章

                                                      骗局
    “约翰康斯坦丁,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
      卡斯提奥饶有兴味地偏了偏头,看着掌中的猎物,钩上的鱼,案板上的肉,或者用路西法的话说——脚下的蟑螂。
      虽然康斯坦丁这样的小人物对他根本构不成半点威胁,但是实在恼人得很,就像……一只苍蝇。
      卡斯提奥抬手一挥,康斯坦丁的身体便像顽童手里的玩具被重重甩到了坚实的地面上。卡斯提奥听到了数根骨头碎裂的声音。
       还不够,得叫这个家伙好好记得不要来麻烦他,他向前跨了一步,飞起一脚正踹在断裂的肋骨上,力道正好足以让碎骨刺进肺叶而不致死。
       康斯坦丁肉体的痛苦使他不得不蜷起身子,脊背透过沾满灰尘的风衣隐隐可见,他似乎已无力反驳,连痛呼也只是半梗在喉咙。
   “是什么,”卡斯提奥逼近康斯坦丁,拎起他的领子给他的下颔来了一击,后者落到地上之后蜷着身子连连后退,“让你觉得有与天堂做交易的特权?嗯?”
   “是你忠诚的品质?是你坚贞的信仰?还是你广积福祉的德行?”
      卡斯提奥步步逼近,康斯坦丁只有捂着伤口渐渐向墙角蹭去,“你想要拯救你的灵魂?为何不背负十字架去朝圣?为何不去教堂虔心忏悔?为何不为你害死的人祈祷?你的灵魂早在下地狱之前就已经堕落了。”
      康斯坦丁终于蹭到了墙角,他脸部的肌肉抽搐着,挤出一个笑容:“这些我都知道,伙计。”
   “那么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费劲去拯救一个无可救药的烟鬼,坑蒙拐骗的赌徒的灵魂?”
      康斯坦丁再一次咧开染血的唇齿,笑道:“你知道么,有一点你说对了。”
   “什么?”卡斯提奥疑惑地停下脚步。
      康斯坦丁颤巍巍地扶着墙站起来,夜风吹过伤口,他暗哼一声,接着道:“我是一个赌徒,”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铜质打火机,将它丢到地上,橙黄的火焰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形,“而赌徒,从来不会把他的全部赌注押在一个阵法上,呃……原话好像不是这样……不过哈哈,你懂我的意思。”
      圣油火阵把卡斯提奥圈在正中,他冷冷地看了康斯坦丁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麻烦:“这把戏你无论玩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我是天堂的士兵,我不听从凡人的指令。”
康斯坦丁不慌不忙地围着卡斯提奥绕起了圈子:“你看,亲爱的,这就是坑蒙拐骗的好处了。我背叛朋友,即使是未来的……朋友。听听你的天使电台,兄弟姐妹们该担心小卡斯溜去哪啦。”
      卡斯提奥愣了一秒,他听见天使电台里面吵吵嚷嚷地都是关于他背叛天堂,与恶魔缔结协议的事:“你诬陷我?怎么可能?”
   “必要手段,是你逼我的。”康斯坦丁道,他从墙根走出来,一挥手,“出来透透气吧,亲爱的。”
      一个女孩从阴影里走到月光下,却是刚才的酒保,她闪了一下眼睑,显出漆黑空洞的眼睛。
  “把我的烟带来了吗?亲爱的?”康斯坦丁接过烟,“所以,伙计,”他把烟塞到齿间点燃,口齿不清道,“一个有前科的天使,加一个臭名昭著的康斯坦丁,再加一个恶魔,我觉得闻起来挺像是有什么阴谋?”
      卡斯提奥不语,只是透过圣火的光芒看着康斯坦丁的表演。
   “你问我,我有什么特权,那现在你知道了吧?”康斯坦丁把手插进口袋,“我很绝望,绝望的人什么都做得出来,这就是我的特权。”
   “是吗?”卡斯提奥觉得从头到脚被泼了一盆冰水。
   “没错,”康斯坦丁道,“做个决定吧,卡茜(Cassie)。”
      卡斯提奥觉得此时自己才是被搁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假如他执意不同意康斯坦丁的要求,很明显他已经想到了这点,天使们也已经不可能再完全信任他了。
      假如他同意康斯坦丁的要求,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就像嗑药一样,在他失去利用价值之前,康斯坦丁会贪得无厌地一次又一次威胁敲诈他。毕竟天使们目前只是听得一些传言,既不确切,也不那么可信。康斯坦丁留了不少余地给日后继续发挥。
      卡斯提奥最后只有怒视着康斯坦丁,无论如何,拯救一个灵魂还是一件好事:“好吧,仅此一次。”
      康斯坦丁吐出一口烟雾,笑着点点头:“这才是乖孩子,来,从把我治好了开始。”他熄灭圣火,有些紧张地看着卡斯提奥从圈中走出来,似乎怕他再一次出尔反尔。
      卡斯提奥的眼中透出一点让康斯坦丁后背一阵恶寒的光,但他一言不发,只是伸出手来将康斯坦丁的伤治愈了。
  “好啊,看来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康斯坦丁转头将里面比外面大的铁盒丢给没有眼白的女孩,“你的工作结束了,亲爱的。”
      卡斯提奥依然别着脖子,似乎不愿正眼看康斯坦丁,苍白的嘴唇像是被缝上了一样。
      康斯坦丁重重拍了一下卡斯提奥的同样穿着风衣的肩膀:“开心点儿,伙计,你得下楼接我的灵魂去呢。”
                                                                                 ——by 熔岩原孤丘

 

 


评论
热度(37)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