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BvS和好莱坞新浪潮

1968年,美国影评人协会成员讨论了一系列问题:我们是否处在一个电影革新的分水岭时代?美国商业片该何去何从,是否需要改变,如果需要,那么该如何改变?

尽管有少数不同意见,但是大多数成员都表示:美国电影已有几十年未曾变革过了,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也没有必要对美国电影方向做出修正。

 

然而在1967年,华纳发行的电影《雌雄大盗》,与米高梅发行的《毕业生》共同掀起好莱坞新浪潮运动,无论影评人怎样拒绝改变电影发展方向,一场针对传统好莱坞的革命都在所难免。

 

Robert Ray在1985年说道,电影看似反映的是事件本身,可本质上反映的是观众和事件的联系。换而言之就是满足观众的心理需求。好莱坞新浪潮运动表面上激进,实质上还是保守的:传统好莱坞电影已经先发制人把观众的大脑训练得十分适应传统电影,潜移默化地让观众接受固有表达方式和思想。电影里表现的东西是随着观众的思维变化而改变的,可是如果观众的思维不发生改变呢?那么电影的主题思想也不会发生变革进而愈发刻板。

这其实是电影文化滞后性的一个表现——几乎永远落后于观众对于事件的反映,因为好莱坞电影大多都不是独立反映事件本身。

 

可是新浪潮运动和BvS又有什么联系呢?

新浪潮结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自那以后,迄今为止三十年,好莱坞电影行业再没有经历这样的变革。现在的主流观众和影评人和1968年的影评人几乎持同一观点:如果好莱坞电影已经持续完好地发展了几十上百年了,那么也没有革新的必要。

BvS作为一部立足原创剧本的漫画电影,也是本不需要改变的。我曾经看过一个油管评论,里面十分不满BvS超人被塑造成了一个苦大仇深,令人生畏的外星人。然而事实是,BvS作为一部漫画电影,以浪漫主义精神,塑造了一个无比现实的世界。它摒弃了大量原作里对超人的期许,甚至摒弃了读者对超人的期许,塑造了一个无比强大然而身在异乡的外星人,它是站在现实群众对一个异类的眼光的可能性上在塑造角色,而不是站在漫画的角度上塑造角色。

事实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想法是深入骨髓的,别说BvS里超人笑出不出来,换做任何人,估计都笑不出来。电影里说,也许超人只是想做正确的事,魔鬼和上帝是我们强加给他的标签。无论超人做了什么,都有人质疑他,把他当一个外星人,并希望他滚出地球,然而可笑的是他的母星已经被摧毁了,被他当做是自己家园的地球也不接受他,而他为了拯救地球,放弃了重建母星的机会。无论他做什么,他永远是一个外星人,永远都别有用心,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却被人类畏惧排斥,仿佛人类难以看到他的善,只能看到他不同于己的部分。

蝙蝠侠是同理的。这部电影里所有的角色都是在一个无比现实的世界里被塑造出来的,他们不像漫画里面那样理想化,他们不像漫画里那样完美,他们承受的东西是真实世界的痛苦。蝙蝠侠失去了父母,失去了罗宾,失去了朋友,BvS里的天煞孤星不是漫画里面那样理想般完美的,他会愤怒,会丧失理智,甚至越界——这在漫画里是不可想象的,然而我要再一次强调,这部电影的角色塑造得都非常现实,BvS的蝙蝠侠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最后找回希望了,他明白自己越界了,他意识到这个错误了。有人认为这部电影里蝙蝠侠和超人根本就没有达到漫画的人物高度,可这是事实,正如油管上一个影评里(Batman v Superman: How I surprised myself & fell in love withthis film)说道:这部电影讲的就是他们如何成为我们心中的蝙蝠侠和超人的。他们在一个现实主义世界里,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仍然蹒跚走到了理想的高度。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KRmMQaLZz8

在我看来,这比什么都伟大。

 

如果我们把漫画原著看作传统好莱坞时代,那么可以类比的是,漫画把许多观众和读者都灌输了印象:超人的形象应该是怎样的,蝙蝠侠的形象应该是怎样的;于是很多人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封闭式的圈,并将超出圆圈范围的一律视作异党。可是问题就在于,BvS把圆圈击得粉碎,它并没有站在漫画角度讨论问题,BvS彻头彻尾都是在以现实主义展现整个世界观。如果不去考虑这部电影的现实意义,那么BvS显然就是疯子拍出来的电影。

 

我们看到的超级英雄电影同样是满足我们内心需求的,观众把对自己的期望投射在超级英雄身上,他们想要看到漫画式的理想化人物,他们需要英雄。可当一部超级英雄电影出现却没能满足观众的内心需求,而是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狂飙,英雄不再像一个英雄:他愤怒、他绝望、他杀戮,这对于观众来说是不可理解的。

“这和漫画里不一致”和“这和我所想象的不一致”,都是因为这部电影实在太真实了,真实到告诉你,漫画书里的那些角色形象是要为之努力才能达到的高度。BvS的英雄一开始不完美,无法达到那样的理想化高度,但是他们通过自身的挣扎,最终成为了大家心里那样熟悉的英雄。而我之所以说这部电影是以浪漫主义精神展示现实主义世界,就是因为这份针对市场的疯狂,它没有去迎合观众的心理需求,也没有站在观众和漫画人物的联系上塑造角色,它抛开了这一切,立足于一个真实得可怕的世界,来向观众展示自我。

 

独立反映事件本身,而不是反映观众需求,这才是真正的激进和革新,而不是打着激进旗号的保守自封。

评论(1)
热度(87)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