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悉尼捕鲨记

五月十六日星期一,悉尼,Event Cinemas,我见到了鲨总,离他最近的距离是两寸。

上星期刚买好去悉尼的机票,隔天就看到影院发消息说首映式取消了粉丝环节,也就是说没有合照,没有签名,没有近距离接触。我对梵梵说其实这都无所谓,只要能远远看上他一眼就好了,她说没错。后来的每一天,我们都感觉见到他的几率在下降:取消粉丝环节,红毯是未知数,鲨总只会做短暂停留。

五月十五日星期天,有粉丝去影院看了看场地,回来说,粉丝可能根本看不到他,因为媒体采访可能在内场。我和梵梵拖着快要走断的腿,躺在悉尼的旅馆里生无可恋。我说也许情况不会那么好也不会那么糟,也许我们没法近距离看到他,可是远远看上一眼也是有可能的。于是我们抱着这点并不靠谱的希望昏昏睡了几个小时。

星期一,我们吃完早茶就去了影院。我们问工作人员,粉丝有机会见到Michael吗?他不停摇头:他从片场过来的,只会呆十分钟,回答完媒体问题就会走。我们问那能看到他吗,只是看到他?他继续大摇其头:看不到的。我和梵梵心灰意冷地买了电影票,看了两个小时铁叔,心情回暖。看完电影出来时我们发现楼下的采访区已经搭起了支架,我们很吃惊,因为按照这样一个采访区的位置,粉丝确实是看得到他人的。也许运气会好起来呢?我们在一通狂喜中被影院工作人员赶下了楼。

之前影院说鲨总会在六点半来,于是我和梵梵还有猫飞想了很久怎么才能看到他。最终我们决定游荡在采访区旁边的candy bar里看他,那里可能是离他最近视角最清晰的地方了。随后我们准备趴在桌子上玩手机熬到六点半,“鲨总一定会晚于六点半来的。”这个命题被全票通过。

六点十分左右,百无聊赖的梵梵和我听到了一阵尖叫,我抓起包就冲到了candy bar,采访区没有鲨总,但是媒体全部都武装到位开始预热。我左右看了一下,顺着尖叫声发现粉丝聚集的末尾处有人在拍照,我拉着梵梵跑到粉丝团对面,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和其他人合影,我踮起脚想看清楚些,一个卷发的脑袋赫然出现。我惊叫起来,拍着梵梵,那是他!!那是他!!梵梵瞅了好久没看清,不敢相信我,她旁边的一个高个小哥笑着说,那是他。这时候鲨总往采访区慢慢走过去,她终于看清了脸,然后瞬间静了下去,我光顾着炸,拍了几张照之后拉着她跑到candy bar等鲨总过来。我停下来回头看到梵梵,她满脸都是泪,我拍了拍她,别哭别哭,妆会花。

皇天不负动脑人,鲨总从candy bar那边走了过去,我们之前的推测歪打正着了。他走过来的时候身后一直跟着一架巨大的摄影机,我看着他越走越近眼睛瞪得滚圆,摄影机上的闪光灯也没法让我闭眼睛。我直勾勾地盯着鲨总,看着他走近,他的视线微微朝下,突然他抬起眼睛看着我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看到那双灰蓝色并在闪光灯下显得像晶体一样的眼睛差点窒息了,我呆滞地看着他走进采访区,这时候才想起来拿手机拍照。他叉着腿站着,袜子是灰色的。我对梵梵说,多年以后我想起来这段经历我会说曾经我离鲨总只有十米远。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法听到他的声音。梵梵在我旁边哭了十分钟,我拍着她,说我们去别的地方休息一下吧,鲨总过会儿就要上楼了,之后估计就直接走了。于是我们转悠了一会儿,想着要是七点半见不到鲨总了就打道回府。

七点十二分,我俩互相安慰,反正都已经那么近距离看过他了,差不多了。我们回到了采访区附近,粉丝区还有部分人逗留,离开的念头一闪而过,可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凑近粉丝区看了一眼,远远看过去居然发现前面有人在合照,不是鲨总还能是谁。我拉着梵梵跑到了粉丝区前排,果不其然是鲨总。然而他不仅在合照还在给粉丝签名。工作人员之前口径一致都说他只会停留很短一段时间,没有空闲留给粉丝,可是他竟然在采访结束后折回了粉丝区给粉丝签名合照。我愚拙得想不到任何话来夸他。

我和梵梵守在粉丝区护栏的一根柱子后面等他过来,看不太清前面的签名情况,就看着保安一个个挪过来,我们说,是的他要过来了。接着我俩看到他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一直自诩见到演员也会很冷静的我突然在他身后喊了一声Michael(我之前绝对不会相信我会这么做。。),他听到声音后很快转过身,并微笑着看着我走过来,我看到灰蓝色里的灰色越来越浅,蓝色越来越亮,第一次知道三秒钟可以这么久,没有了时间概念仿佛天上人间。他笑得很温柔很甜,我也朝他笑,没有露出牙齿。梵梵和我拿着手机向他伸出手,他先来到我左边和梵梵合了影,然后他来到我身边,我嫌自己个矮手短不适合拍照(当然也有可能我只是想跟他说话。。),于是扯理由对鲨总说,你能帮我来拍吗?我的手在抖。鲨总拿过我的手机拍了照片,然后还给了我。Here you go, 他说。啊,我听到他的声音了。我心里像被抹满奶油一样,对他说了句:Michael, I love you. 听到这句话,他又一次抬起眼睛看着我笑了。(我要强行自我洗脑。。猹鲨 is real, deal with it!)然后他和其他粉丝继续合影,我站在他身后,他蹲下来就粉丝的镜头,我的鼻尖离他的后颈只有两寸远,我屏住了呼吸,用眼神扫过我能看到的每个地方。

他走远一些后,我握着手机有种照片被拍糊了的预感,点开相册,我的预感没有让我失望,照片糊到姥姥家了。。。但是梵梵说,都和真人那么近距离见过了,还在乎照片吗。道理我都懂。人品守恒呢,我和他对视了好多眼,不就糊张照片吗。于是我删掉了那张你能想象到最糊的自拍。

梵梵和我一路上载歌载舞,也不怕被悉尼市民当作神经病,一路上我俩脑子都是一团乱,朝机场反方向走了几百米才停下来:我们这是往哪儿走呢?到机场后,梵梵刷着捕鲨群里大家晒的自拍,我坐在她旁边,在持续的脑内烟火和鲨总拍糊的照片的冰火两重天里出神。过了会儿梵梵一肘子把我勾回来:你看啊有同框啊!!!我一脸茫然地看了眼她杵在我面前的手机,哦,上面是我。咦不对。。。还有鲨总啊?????!!!原来是捕鲨群里另外的迷妹拍到的我俩啊!!!!!!接下来我进行了一段激动到不可描述的内心独白,就不写下来了。。。

你鲨,一个三次元笑起来温柔得不行,二次元截表情包鬼畜得不行,真人小只得不行,五五身明显得不行的男人,是一个用言语无法形容的甜心。

至于我,此行毫无遗憾,满是惊喜。

我得到了最理想的结局。

评论(1)
热度(22)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