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What if

酒馆里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Faramir被众人围在桌前,朗声笑着。
“喝!喝!喝!”士兵们放声叫着,欢快的笑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Faramir笑着皱了皱眉头,他的面前已经摆了十几只空酒杯。
“Boromir呢?”他笑起来,大声问道,“今天他才是主角!你们应该去找他来喝!”他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Boromir的影子。
“总之我们逮到你了!”士兵们大笑着。
“喝!喝!喝!”士兵们用手拍着桌子叫到,“喝!喝!喝!”
Faramir无奈地摇了摇头。士兵们欢呼起来,很快,一大杯酒就被递到他面前,酒杯重重地磕在木桌上。Faramir拿起酒杯,猛地仰头一饮而尽,士兵们兴奋地拍着手大叫好。
这时,欢呼的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
“给他上精灵的烈酒!”
酒馆里的人全都叫了起来。大家都知道,精灵的酒量是很大的,所以他们的酒非常烈。能提到这招的人真损啊,想到这里,士兵们纷纷大笑不已
Faramir瞪大了眼睛。
“你们不是认真的吧!”他提高了声音。
士兵们大笑着拍着桌子,酒馆里的空气似乎都随之震动起来。
“来了!”老板往桌子上搁了一杯酒,笑着看向Faramir。“请吧,殿下!”说着,弯下腰挥手装模作样地行了一个礼。
“哦,天呐!”Faramir夸张地抬起双手。
“喝!喝!喝!”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Faramir一脚踏在凳子上,他拿起酒杯没有丝毫犹豫和停顿就全部灌了下去。
“哦!!!!!!!!!——————”人群亢奋到了极点,乐师也开始了演奏。
起先是沉缓的前奏,淹没在人声中,慢慢的,旋律开始变得磅礴深厚,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
Faramir仔细地听着,开始一句句跟着唱起来。他的声音稳重,富有穿透力,即使是轻声的吟唱,也有极大的感染力。他的眼神不再像平时那般忧郁,反之,此刻他的眼睛非常亮,不动声色,却透露着一阵安宁和欣慰。但是他隐藏的最好的就是心中的那份对未知的忧心和憧憬。

他曾经向父亲自荐过去林谷,父亲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我可以代替Boromir去,如果他不愿意的话。”Faramir如是说。
“你去?”摄政王的眼里满是不信任和鄙夷,“你想和你哥哥比一比吗?”
Faramir吐了一口气。
“我无意与……”话音未落,他就被Denethor抢白一番。
“你和你哥哥永远不能相提并论,明白吗?”他最后说道。
Faramir的眼睛里什么也看不出。
“在你心中。是的。”他回答道。

如今,他一方面知道Boromir会在林谷会议上举足轻重,他为他的哥哥感到无比的自豪;而另一方面,他对Boromir未知的数命担忧不已:毕竟,这不再是在刚铎境内了,从跨出刚铎领土的那一刻起,Boromir的命运就再也不会掌控在他自己的手中了。
Faramir自幼年起就处于替补状态。这和他次子的身份有关,但不尽然。人们对他的敬爱自然是不逊于Boromir,他血统高贵但为人谦逊,睿智且低调。问题的来源是摄政王本人。他似乎看不到Faramir身上的优点,在他眼里,Faramir似乎就是Boromir的影子,他看到的Faramir优柔寡断而不是行事缜密,自命清高而非独树一帜。
“你想效法过去的君王吗?”他这么直白地讽刺过Faramir。“收买人心,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他干笑了一声。“你做梦。”他压低了声音,声音非常之小,但是恰好可以让Faramir听到。
“陛下,我并没有……”
“够了,我受够了你的诡辩!”Denethor粗暴地打断了他。“你只会纸上谈兵。”
Faramir除了沉默没有选择。在他父亲面前,是他唯一感觉不到自我的时候。

Faramir趁着亢奋的人群乱作一团,偷偷溜出了酒馆。几缕汗湿的头发贴在额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凉的空气被吸到灼热的肺里,非常舒服,他闭着眼睛笑了起来。他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襟,快步往宫殿走去。酒确实是喝多了,他甚至觉得有些头重脚轻,Faramir甩了甩头发,继续向前走着,才走了两步,他就向一边歪去,Faramir刚要平衡住身子,一双手臂从胁下环绕过来把他架住。
Faramir甚至都没有回头。
“Boromir,”他笑了起来,“你刚才躲着干嘛?”
Boromir绕到他一侧。
“我有吗?”
“我知道当时起哄的是你,让我喝精灵烈酒。”Faramir笑着摇了摇头,“你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吗?”他看向Boromir。
Boromir耸耸肩,也笑了起来。
Faramir自己站稳了,和Boromir并肩走着。
两个人沉默着走了好一会。Boromir终于忍不住了。
“关于父亲上次说的话……”他说这话的时候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我知道他不在乎。”Faramir苦笑着说。
“不,他并不是不在乎你!”Boromir停了下来,面对着Faramir说道。他的神情很严肃。
“听着,Faramir。他爱你,只是方式不一样罢了。”Boromir说道,“他希望你可以像他那样,但是你的性格和他不同,他……似乎忽视了这一点。”Boromir的语气变得无奈,但是马上,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自信,“他希望你能像他那样成为一名战士,但是你应该成为国师!”他笑着拍了拍Faramir的肩膀。
“亲爱的弟弟,说真的,”Boromir想了一会儿,“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具智慧的人之一,甚至有着术士的风范。”
“我可以把这当做恭维吗?”Faramir笑着问道。
Boromir也笑了一下。
“我不希望我的爱成为你的累赘。”Faramir说,他眼中的忧郁开始显露。
“不管怎样。记住今天吧,弟弟。”Boromir说道,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Faramir和Boromir其实很像,他们有相似的外表,坚韧的品质,还有一颗不屈的心。
Boromir答应过他会回来的。
他食言了。这种事可不常有。
Faramir努力让自己变得像哥哥,但是直到遇到了Frodo,他才明白,他永远也不可能变成他哥哥那样。

Faramir最后一役,是代替Boromir的。既然他没能代替Boromir去远征队,那么就代替他去死吧。他不在乎了。
他生还了——带着他的希望。
还有Boromir没能实现的诺言。

评论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