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羽山

Normal people scare me.

今天我们来吹一吹三伯

#我是粉我当然不客观啦#
入坑半个月,听你三伯的歌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不破不立。
客西马尼他唱了两次,一次收录在10年的砖里,第二次就是16年的砖。这首歌算是最难的男高音独唱曲目之一,音域范围广,情绪收放要求高,况且无数珠玉在前。10年的时候三伯唱这首歌,模式贴近前人的版本【和卡特的比较相似】,主要为咬字和声调,都在贴合前作。这里作为外行不讨论他的唱功问题,但是10年的版本确是没有许多亮点,没有明显的个人风格。然而16年的版本,实在是非常惊艳耳朵。10年版本里头音用得牵强,但是在16年他唱得十分圆润,包括10版里他的长音,都不及16版里稳定和持久。这当然是唱功的进步,但是和他风格的确立也有很大关系。10版情绪撞击太强烈,16版里明显内敛了四五分。变调方面,他在16年版本里转到了他擅长的音域上,一方面展示技巧一方面增进表达。

另一首转变得很令我吃惊的歌曲是最后一支舞。从他刚开始演死神的版本听过来,惊喜不只是一点点。【不过我还是挺庆幸我一开始听的版本都是他发挥很出色的版本。。。否则我可能。。。。。。。就入不了这坑了。。。。。】他的原先版本堪称凶残。。。。。他的声音非常有磁性,但是他声线又偏单薄,并不像其他同僚那样声线华丽。听他唱歌就好像电流滚过耳根,非常有穿透力。但是他不适合原先版本里放飞自我的凶残摇滚低吼。。。。。。。。然而后来他的版本实在是太精彩了。虽然是整体说来,他的死神不是我最喜欢的版本,但是这首歌我无疑问最喜欢他的演绎。他保留了一些摇滚元素,放大了换气时候的力度,一句压过一句,第一句还余音在耳,第二句就接踵而至。他的声线绝对是性感的,而这种处理方式,更加张扬了他唱腔的魅惑。

叨了这么多废话。。。。。。也只是想说真的非常惊异于他前后转变的巨大。不破不立,他确实是打破了原本的桎梏才有了后来独树一帜的风格。艺术风格是个幻像,只能靠自己开窍,旁人再怎么敲边鼓也没有用。虽然我总是说嫌弃他傻里傻气23333但是也着实要为他的悟性鼓掌。不管开窍早晚,能有这样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是云泥之别的转变,实在难能可贵。进步这个东西,破了某个阶段,就会以几何倍速突飞猛进。完全可以期待他以后会有越来越好的发挥。

评论(1)
热度(12)

© 塞北羽山 | Powered by LOFTER